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必威体育>党刊好文>党员文摘> 详细内容

举措 |院士“上岗”:组织部牵头培训

文章来源: 作者:武哲 发布时间:2018-07-24 14:30:19 字体:

“如果问我们此生有何评述,我们会自豪地说,此生没有虚度。”2018年4月17日下午,在中共中央党校育园楼的一间教室里,回荡着中国工程院院士黄旭华的声音。

今年92岁的黄旭华,是中国在核潜艇事业上贡献时间最久的科学家,30年前的1988年4月,他登上了中国第一代核潜艇,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参加深潜的核潜艇总设计师。

黄旭华所作的这场题为《使命、责任与担当》的报告,听众是2017年新当选的“两院”院士。

院士每两年增选一次。2017年11月,中科院增选了61名院士,工程院院士也增加了67名。他们当选后的第一次集体“学习”是,参加由中共中央组织部主办的“新当选院士研修班”。

这是自2014年开始,中组部连续第三次组织新当选院士进行(培训)研修,内容包括解读国家的相关政策,以及对院士职业道德和纪律要求的强调等。

新当选的中科院院士、中科院上海分院院长王建宇听了黄旭华的报告后说,“老一辈科学家确实不容易。”


动力、压力、扰力和定力


2018年4月16日,本期研修班开班,为期五天。新当选的128名“两院”院士中,有四人因故缺席。

生于1969年的中科院上海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所长李儒新,2017年底当选中科院院士时只有48岁。“不能说院士是一个岗,只能说是一个荣誉称号。”他表示,不能过度解读院士称号带来的变化。

研修期间,国情教育讲座给李儒新留下了较深印象,主讲人是军事科学院少将罗援,“他安排得特别好,课程设置非常精心。”李儒新说。另一位新当选的院士马余刚则回忆,罗援分析了国际军事形势,尤其分析了我国周边军事环境,让大家有了更多了解。

让李儒新觉得“非常有针对性,收获很大”的另一场报告,是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原主任杨卫主讲的学术道德和学风建设。

杨卫在报告中剖析了13种学术不端行为的典型表现和现实案例,对新当选院士如何做到为学有道、为人有德提出了建议。

此次进行院士增补之前,已有好几位院士“落马”。2015年,被誉为“中国防弹衣之父”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周国泰落马,院士资格被停止。2017年11月14日,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原院长孟伟涉嫌违纪接受组织审查,也被停止了中国工程院院士资格。

结合相关案例,杨卫阐释了科学道德的内涵和意义,分析了当选院士后面临的动力、压力、扰力和定力,并介绍了钱学森、周光召、张存浩等老一辈科学家的事迹。


党管人才 培训升格


对新院士进行集中培训的做法始于2012年,当年2月24日—25日,中国工程院举办了2011年当选院士培训班。

那次当选为工程院院士的新疆大学教授吾守尔 · 斯拉木,是唯一的维吾尔族院士,六年后,他对那次培训的情景依然记忆犹新。

“我深刻体会到大家对少数民族院士的关心。”吾守尔 · 斯拉木说,在座次安排上,他被安排在工程院院长、副院长旁边,当他走进会场时,大家还站起来向他表示祝贺。

那两天,中国工程院的领导、各学部常委会人员和新院士们一起学习了《中国工程院章程》,工程院领导还通报了工程院战略咨询、院士增选、院士科学道德建设工作以及院机关机构职能设置等情况。

???????中国工程院官网称,这是工程院建院以来的第一次,是院党组为加强工程院院士队伍建设工作的一项重要举措。而据公开资料显示,这样的做法,在“两院”历史上也是首次。

两年后,下一批院士选出时,培训工作升格,改由中组部牵头,培训对象为所有的“两院”新院士,那次国情研修班的主题是“了解掌握形势,增强责任意识”。

中科院院士、第八届中科院学部主席团成员褚君浩表示,新当选院士研修班之所以升格由中组部组织,是因为按照职能分工,国家人才也由组织部管理。过去组织部负责管理干部,后来加入了管理科技人才职能,这也突出了人才的重要性,而院士就是国家人才的突出代表群体。

褚君浩认为,现在科技发展和社会经济发展关系更加密切,国家提出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,要达到这个目的,一定要做到科技强国,做不到科技强国,就达不到这个目标,所以,中组部也就更加重视院士队伍了。

从2014年开始,每两年一次的培训内容设置已趋于一致,主要包括院士之间分享、学习讲话,请官员作专题报告,介绍当前形势,以及安排院士“回娘家”参观中科院和中国工程院等。


“希望再有另外的机会”


2014年那次培训地点设在原国家行政学院,2016年开始,地点换成了中央党校,名称也从“培训班”改成了“研修班”。

参加完2018年研修班,李儒新院士觉得课程“很好”,大家都特别愿意参加。研修期间,李儒新还有意外收获,与一位研究农业的院士初步谈了一个合作。

对方做农业污染治理研究,比如,种植水稻的稻田有没有重金属污染。“他们做农业的,我们做工科的,我们可以一起探讨新的方法,保证农田污染得到有效监控。”李儒新说,不同专业的人平时也没机会碰到一起,研修班倒是提供了一个不错的场合。

在新当选院士研修班之外,中组部、中科院、中国工程院等单位,近年也组织了不同形式针对两院院士的研究班、培训班,其中也有不少属于党性教育。

2011年9月4日-10日,38位年轻的两院院士相聚在中国延安干部学院,进行“2011年院士专家理论研究班”学习。此外,浦东干部学院也多次组织过院士专家理论研究班。

在李儒新看来,大家能抽出时间来很不容易,但特别有收获,特别值得。“希望学习班时间再长一点,或者再有另外的机会”。

(摘自《南方周末》)

责任编辑:李海燕

声明: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。联系电话:023-63856943

【打印文章】